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www.121tk.com >

《说好不哭》刷屏 周杰伦新歌收入近1800万元 背后的腾讯音乐笑开

2019-09-19 07:0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PS:在《说好不哭》发布后,A股市场今天(17日)就出现调整,有人由此猜测:这首新歌是不是“掐点”送给股民的呢?

  截至今天下午三点,这首歌在QQ音乐上的销量已接近600万张,以三块钱的价格测算,QQ音乐的收入已接近1800万元。

  社交媒体上面,周杰伦更是牢牢占据热搜榜首,在热门话题榜前十名中占据四席。想必在大家朋友圈中,周杰伦这首《说好不哭》也早已刷屏。

  比起歌曲本身带来的版权收入,海外上市的自9月10日,也就是周杰伦在其个人网站公布将发新歌之日起,股价连续上涨,市值累计涨幅约15.5亿美元(约合110亿元人民币)。

  根据今年3月公布的财报,公司2018年总营收189.9亿元(约27.6亿美元),较2017年的109.8亿元相比增长80亿元,同比增幅为72.9%。

  此前由于长久以来受侵权和盗版等负面影响,国内音乐资产市场化程度较低,A股市场鲜有以版权音乐为主要业务的公司。

  记者注意到,国内音乐领域两家重量级公司恒大文化和乐华文化都曾短暂挂牌过新三板,但随后均摘牌。此外,专注于古典音乐的库克音乐也在短暂挂牌后离开了新三板。

  而曾经有着“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也在2018年“黯然”摘牌,据多米音乐2017年半年报显示,多米在线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76.8万元。

  恒大文化旗下的恒大音乐还拥有版权库曲库量2.2万首,保有量曾在2014年底位居内地同业公司第一。

  乐华文化此前挂牌新三板时的阵容也颇为强大。公司转让书显示,其签约艺人包括韩庚、周笔畅等知名艺人,并与罗志祥、魏晨、蔡依林等艺人有着长期合作关系。公司摘牌前的最后一次财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同比下降71%,净利润同比下降66.5%。

  客观而言,音乐是文化产业中受资本市场关注较少的板块,但仍有一些上市公司在相关细分领域深耕。

  据2019年半年报,音乐版权业务方面,公司建立起涵盖唱片音乐、影视音乐、综艺音乐、词曲比赛的完整版权体系,通过与行业内知名音乐人、音乐制作团队以及影视制作公司建立良好合作关系,全面发力优质影视歌曲和唱片制作业务。

  另外,公司与多个项目合作方实现战略合作,与云音乐、腾讯音乐、抖音、全民K歌、移动运营商等建立了深入的内容渠道合作,实现音乐版权价值持续良性发展。

  2018年年报显示,艺人经纪及相关服务取得良好发展,在保持原有成熟艺人业务稳定发展的同时,报告期内新签约多名年轻艺人;音乐方面,公司进一步加强与各音乐平台的版权合作,积极参与影视歌曲的录制。

  16日晚,周杰伦新单曲《说好不哭》如约上线分钟,新单曲销售额就超500万元。2小时后,腾讯旗下的三大平台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总销量突破369万张,销售总额逾1107万元。

  这并非腾讯音乐与周杰伦的第一次合作。2014年,QQ音乐与周杰伦合作同步发行《哎呦,不错哦》数字专辑,20元一张的价格卖出17万张。一年半之后,QQ音乐再次发行《周杰伦的床边故事》,全网销售超150万张,销售额超3000万元。

  强劲的销量在证明周杰伦号召力的同时,也让大众再次注意到腾讯音乐——中国当下“音乐版权之王”的力量。

  腾讯音乐官网显示,目前腾讯音乐拥有超3000万首曲目的授权,并与音乐、环球音乐、华纳音乐、英皇娱乐、中国唱片等音乐厂牌达成了主发行及授权协议。

  腾讯音乐是中国网络音乐领域不折不扣的元老。但随着2013年阿里先后完成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的收购,以及同年云音乐的上线,网络音乐领域正式进入巨头争霸时代。

  版权之战正式打响于2015年。当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通知开始清理无版权音乐。

  腾讯迅速行动起来,通过与合作,收购APP市场下载排名第二与第三位的酷狗音乐与酷我音乐,一举将市场占有率扩大至58.3%。网易云音乐则凭借着社区运营与独立音乐人资源迅速崛起。相比之下,阿里当年并没有大动作,音乐版图迅速被其他两家蚕食。

  2017年9月,腾讯、阿里两大巨头宣布达成合作,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YG娱乐、杰威尔音乐等优质音乐版权资源转授至阿里音乐,曲库数量在百万级以上;同时,阿里音乐独家代理的滚石、华研、相信、寰亚等音乐版权也转授给了腾讯音乐。

  2017年,腾讯以3.5亿美元现金加1亿美元股权的价格,拿下环球音乐三年的独家版权,而此前环球音乐的版权费报价仅为3000多万美元。

  在网易的财报电话会上,董事局主席丁磊也曾提及版权成本问题:“一些公司控制市场,每年版权的租赁成本被抬得很高,对整个中国的在线音乐发展产生了一些负面作用。”

  这场让公司与用户都苦不堪言的版权大战最终在监管的出面下暂时偃旗息鼓。2017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约谈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太合音乐四家互联网音乐服务商主要负责人。

  此后不久,几大巨头之间达成了版权交换的协议。如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相互授权音乐作品,并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

  版权对企业来说,即是护城河,又是困扰,其中最直接影响就是高企的版权投入费用。由于音乐平台只是拥有版权租赁权,每隔三年就需要重新出价购买一次,因此曾有音乐人将版权之争形容为“无限续命”的过程。

  2017年的腾讯财报显示,公司仅为争取环球音乐独家版权就耗资超过30亿元。

  独家曲库收录数量的迅速增长,随之带来关于“垄断”的争议。腾讯音乐多次传出面临反垄断调查的消息,公司股价也因此多次波动。

  “独家版权”在给音乐巨头们带来竞争压力的同时,却得到了不少音乐人的认可。“独家版权最直接的一点在于,因为一个东西属于你了,你才会玩命,”一位独立音乐人如是表示。

  此外,从更大的层面来看,中国消费者版权意识已然成为主流。据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音乐消费者洞察报告》显示,96%的中国消费者都在使用正版音乐,远高于全球6成左右的平均水平。版权意识的觉醒意味着中国音乐消费市场不太可能重回此前盗版风行的时代。

  面对这场音乐市场的终局之战,曾经的巨头格局已然发生了变化。自腾讯2017年大手笔采购版权,“三年保质期”将至。而今年9月6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达成协议,获得7亿美元融资。这无疑将为网易接下来的版权争夺备足弹药。

  不过,几大巨头也意识到,版权购买绝非长久之计,转而将“下一战”选在了对音乐人才的挖掘与培养之上,以期通过内部造血的方式构筑新的盈利模式。

  如腾讯将旗下的影视综艺板块与音乐打通。从造星的综艺节目,到让粉丝打榜的唱片销售,“粉丝经济闭环”已为腾讯音乐创造了重要收入。

  相比之下,错失了“音乐战争”上半场的阿里将目光投向了“00后”这片新兴市场人群。据悉,阿里系在今年2月份低调上线了音乐app“唱鸭”,主打自主创作音乐。数据显示,唱鸭用户八成为00后,自上线以来,月均MAU保持高速增长。

  “云村”(指网易云音乐)则仍将希望寄托在如今优势的社区运营上。此前丁磊在财报电话会上透露,将进一步发展网易云音乐更深层次的社交功能。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今年机构预测净利增速超20%、市盈率不足10倍、股息率超4%的股票 仅19只

  今年机构预测净利增速超20%、市盈率不足10倍、股息率超4%的股票 仅19只

  科创板首只腰斩股诞生 29个交易日从166元跌到最低82.27元 市值缩水近350亿

  啤酒“巨无霸”百威亚太IPO“卷土重来”,东财带你打新史上最大规模啤酒股BOBO直播下载